强迫症,神经病患者
偶尔写写一些奇怪的东西,此处堆积这些奇怪的东西

【江周】岂曰无衣(HB TO 轮涯|HE短FIN)

啊啊啊啊啊啊啊谢谢大大QwQ!我爱你等着我给你赶生贺!orz

江海寄余生:

给 @窗帘_  即轮子小伙伴的5.7生贺!我是忍着头痛也要熬到零点发文的惜君!轮子生日快乐!!!!!!


别被古风的标题骗了,本文傻白甜,傻白甜,傻白甜,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岂曰无衣》


· 江周ONLY


· HB TO 轮涯


· 傻白甜温暖向HE


· BY唯惜君如玉


——————————




周泽楷现在很苦恼。


 


世界联赛开幕,飞至苏黎世以来他的一切都过得挺顺利。搭档都是各站队的顶尖高手,还有四大战术大师协调指挥,原来在轮回的队友配合问题自不会发生,苏黎世金融中心的城市铭牌对于他这个上海市民也是平添一丝熟悉感。


 


更何况江波涛的飞机就快要到达了。


 


不论怎么看都是喜上加喜的好事。几乎一整个夏休期都要和恋人分居两地玩异国恋这种事搁在谁身上都得心里犯疙瘩,更别说轮回队长已对自家副队近乎无时无刻不跟在身边习以为常,刚到瑞士那几天虽还不至说是鱼离了水的无法呼吸,却也是仿佛一头扎进了沼泽里——能活,但憋得慌。


 


短讯,网络,电话联系未曾断过,只是黑白的文字透不出对方字句背后轻笑的语气,无形的电波传不来对方唇角上扬温和的笑意,闪烁的屏幕触不到对方双手交握掌心的温度。


 


眼看总决赛就在两日后,为了调节选手的状态,往日的训练量却是减了下来,刻意地供给了更多自由放松活动的时间。对于这个大部分人都会鼓掌叫好的方案周泽楷却实在不满,日程表骤然一空,以至他专注于荣耀的思想没了转移去向,一股脑全挂在了江波涛身上。


 


幸好心有灵犀简直是专属于江波涛和他的一般,周泽楷还没来得及体验“因为思念一个人而晚上说梦话都会念叨对方名字”这种明显不符合自己的寡言属性的情感经历,便已经接到了江波涛要飞来的消息。


 


 


 


离航班抵达还有3个小时,离最迟的出发点还有2个小时,离周泽楷开始苦恼已过去1个小时。


 


和张新杰合住的双人的标准间,窗帘被拉到恰到好处位置放入温暖却不刺眼的阳光,电脑、茶杯、纸笔整齐地搁在桌上,地毯平整得不起一丝褶皱,拖鞋规规矩矩并排成一直线收在床边——以严谨闻名的室友出门散步前打理的房间不负众望地整洁程度突破天际,可惜,被素白床单上错落铺开的花花绿绿破坏得一干二净。


 


欧美风的格子衫,复古长裤,朋克派张扬的上下两件套,干练的正统衬衣,时尚的大款休闲T-shirt……


 


风格各异做工精良价格昂贵的各色服装现在却毫无章法地被胡乱搁置在床上,一个袖子两条裤腿都可怜兮兮地半搭出了床沿,纽扣和边上坐着的始作俑者大眼瞪小眼。


 


全中国荣耀联盟的脸,大量广告杂志服装品牌的代言人,走在整个游戏竞技圈时尚潮流前沿的轮回战队摇钱树——枪王周泽楷男神,烦恼的事居然是——


 


接机应当穿的衣服。


 


听起来天方夜谭般不可思议又着实是周泽楷当下面临的最大难题。


 


 


 


平日在俱乐部中即使是男神穿的也就是最普通的生活系服装,比赛时的制式队服跑不了,至于偶尔的正常出门时……尽是挑拣些扔人堆里认不出来的衣服穿,还又是高领又是帽子眼镜地遮掩形容,如何不被粉丝认出来成了重中之重,打扮得究竟如何倒成次要。


 


周泽楷颜正身材好,天生的衣服架子,服装代言接了挺多。不少都是名牌产品,作为酬谢收的衣服品质数量都好,这次来国外经理也是贴心地给他装了一整箱,希望自家门面在瑞士也能展现出最帅气的一面,说不准还能拉到些异国赞助。


 


可惜轮回经理大概也没想到,精心挑选的一箱衣服周泽楷平时压根没机会穿,直到要接自家副队的机才想起把尘封的箱子倒腾出来,挑拣半天最后却又因数量过多撞上了“选择性障碍”。


 


颜色太暗,不适合这么热的天气……


 


样式过于炫酷张扬了,又不是拍广告……


 


太正式,小江肯定不喜欢那么刻板的样子……


 


周泽楷皱眉。


 


周泽楷又把一套衣服扔到一边。


 


周泽楷揪着自己的头发。


 


周泽楷的内心几乎都要被文字海淹没了。


 


就在周泽楷几乎都要完全丧失男神形象在衣服上打起滚来的时候,有人敲起了门。


 


 


 


“周队,这是昨天晚上问张副借的架子,顺便等他回来帮我谢谢他咯?”门外楚云秀笑语盈盈。


 


楚云秀,女队长,会打扮。周泽楷眼睛一亮仿佛找到救星,接过架子张口就问:“外出,衣服?”


 


楚云秀愣了三秒,才反应过来周泽楷想问的到底是什么,又被那双亮闪闪的眼睛盯得浑身不自在,一时竟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


 


“接机。”周泽楷先等得不耐烦,又认真补充上场景条件。


 


“啊,休闲一点,颜色明亮好认些就可以,周队你穿什么都挺好看的。”


 


……


 


 


 


回房后楚云秀整个人总觉得哪儿违和得要命,琢磨半天终于对着苏沐橙吐起了槽:“沐沐前面我去还张副队东西,周泽楷居然问我外出要穿什么衣服才好?”


 


“噗,他的衣服难道还不够挑?”


 


“我都差点以为我听错了,他说是要去接机。”


 


“接机?没听说啊,我问问叶修。”苏沐橙拿过手机噼里啪啦打了一串字点击发送,片刻后就看看屏幕笑出了声,“叶修说今天江波涛要过来。”


 


“哦对了,他还回答了我周队问你穿衣服的事,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他那么有做腐男的潜质,还挺有文化。”


 


“他说什么了?”


 


苏沐橙在楚云秀面前晃晃手机屏幕,“他说‘女为悦己者容’。”


 


 




 


江波涛下飞机的时候一眼就认出了接机人群中的周泽楷。


 


没有代言广告时时尚炫酷到夺人眼球的夸张打扮,只是一件干净利落较显鲜亮的格子衬衫,原本在国人中算高的身材和外国男子一比也是淹没在人海里的境况,可江波涛的眼神还是迅速落在了那个人的身上。


 


从很早开始他的目光里就近乎只剩下了他一个人。赛场上的无浪紧盯着一枪穿云的步伐,赛场下江波涛的视线中总有周泽楷的身影,一举一动,一个眼神一个单字都烙在眼底,刻入耳膜,成为一辈子消不去的印记。


 


周泽楷也看着他,隔着人流四目相对,此刻倒是江波涛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大概想到是飞机上关机延迟到达的短讯,江波涛低头看看,忍俊不禁,走向周泽楷的脚步也跟着加快。


 


“小周怎么打扮都很好看。”到了面前周泽楷还没开口,江波涛已经笑出了声抢白。


 


周泽楷瞪圆了眼睛看他,一副“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的表情,江波涛更乐了,搭着他肩膀闷头笑了好久才正经起来。


 


“真别以为我这是心灵感应啊,其实是楚姐给我发了短信,说了你问她怎么穿衣服的事。”江波涛拿出手机给周泽楷看,那最后跟的“女为悦己者容w江副把握好机会啊!”几字让周泽楷郁闷了半晌。


 


“其实我也是。”江波涛突然就不笑了,看向周泽楷的眼睛认真的要命。


 


四目相对,两个人就这样一齐笑出了声,莫名的情愫就这样在空气中蔓延开来,悄然迷醉了全身每一处细胞,不知何时双唇已然相交,想要说出的更多的词句就这般沉溺在彼此交换的气息里。


 


接吻需要多少条件?


 


在这样一个自由而宽容的国度里,爱这一个字便是足够。


 


最后江波涛亲昵地蹭着周泽楷的鼻尖开口:“小周今天都空闲吧,正好一起去买个衣服?”


 


 


 


两个大男人一起逛街买衣服这场景搁在国内并不多见。即使这儿是瑞士,面对着琳琅满目的服装和身边时不时摘下一件冲着自己比划的恋人,哪怕服务小姐的微笑自然和煦如三月春风,周泽楷还是不知不觉中红了耳根。


 


他性格内向不爱说话不假,可这些年各种代言拍摄,公开场合的一些表现力装都能装出来,不过显然因为江波涛在旁笑语盈盈终究闹了个原形毕露,定定仵在那儿倒像个标准模特,任凭江波涛取来各色衣服在他身上比来比去。


 


对于周泽楷和江波涛而言,这大约都算是全新的一种体验。异国他乡,不需要全副武装,不需要躲躲闪闪遮遮掩掩,可以这样坦荡地把自己的幸福外露。


 


参加世界联赛真的挺好的。


 


……当然如果江波涛也是参赛选手的话就更好了。


 


任凭自己的思绪飘到了千里之外,直到江波涛唤他才回过神。对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几步远,从货架上扯出两件衣服冲着周泽楷笑。


 


“小周,这两件怎么样?”


 


周泽楷看看两件衣服,一深一浅的色调对比显著,却又因如出一辙的样式微妙地相容。大脑中立刻转悠出了三个字:情侣装。


 


“……”周泽楷不说话。


 


江波涛看他沉默,笑嘻嘻又接了句:“这样以后见面就方便啦,都不用挑。”


 


……其实你一开始说要买衣服就是为了这个吧。周泽楷无声谴责他,但还是上前几步捞过深色那件,搁在身上对着镜子。


 


还挺好看。


 


 


 


 


“不过,好像也没什么机会穿啊。”提着袋子走在回酒店的路上,江波涛突然来了那么一句。


 


周泽楷一下子就想明白了意思,接下来几天也没什么时间和江波涛外出闲逛,正式比赛的时候有专门的队服,而回国后作为轮回战队的正副队长,他们还真没有胆子明目张胆地穿着情侣装上街。


 


“有。”周泽楷停下脚步,江波涛也停了下来,偏过头看着他。


 


“很长。”


 


这一次反倒是江波涛没有再说话,他只是拉过了周泽楷的手,就在这大街上。他握得很紧,周泽楷能清晰地感受到从指尖涌出的力量和温暖,在离心脏最近的地方徘徊三圈,终于停驻。


 


他们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一起走,焦虑于分离也好苦恼于打扮也罢只是道上的小插曲,最后都会化作名为幸福的音符铺就前方的路。


 


……


 


“其实,我刚才想了想,以后在俱乐部里穿也没什么问题。”


 


“嗯。”


 


“回国之后找机会再多买几套吧?”


 


“好。”




 ……






呵,看来以后该苦恼的,便是成天因为要面对堂而皇之秀恩爱的正副队长而闪瞎眼的轮回战队队员们了。


 


这显然没有被列入罪魁祸首的考虑范围之内。他们就这样手拉着手,继续探讨着情侣装相关的话题,暮色渐浓,脚下的影子愈拉愈长,仿佛绵延至永远。


 


 


 


 


与子同裳。


 


 


 


 


与子偕行。


 


 


 


——FIN——


·全文:3506字


·岂曰无衣,出自《诗经·秦风·无衣》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原意是百姓们同仇敌忾,英勇抗敌的意思= =被我截了句子断章取义得厉害,小伙伴们别被误导哈XD




·Free talk:


其实这就是一个【某种意义上是第一次光明正大可以和小江约会结果为了穿什么衣服而发愁的小周】的梗#给我的概括能力点个蜡#


但是写着写着就想到了情侣装的剧情去了……


原梗真正来源于生活!【每次旅游时如果要和特定的人见面都会挑衣服化妆配饰折腾上半天的人在这里】傻白甜无误!但是接了后续之后突然就温暖起来了是怎么回事!【喂


于是最后它还是一个傻白甜又温暖如初的故事QUQ!轮子你喜欢么QUQ!




QUQ超级感谢轮子小伙伴,明明本命其实是喻文州和黄少天这两只,但是自从认识我之后似乎就一直在陪着我念叨江周了【躺平】不过你本来就是因为我的江周文认识我的所以这个不作数【喂】。后来帮我整理出了那么完整的江大大的所有出场的也是轮子小伙伴QUQ,而且因为我总是习惯性喜欢和熟悉的同好小伙伴分享自己的脑洞导致轮子每次看我的新文前都会被作者我自己几乎剧透个干净QUQ


在这种情况下依然没有对我有粉转黑的轮子小伙伴绝对是小天使QUQ!再感谢一次!




最后!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大家记得帮我督促一下今天收贺文的主角 @窗帘_ 小伙伴啊!嘤嘤嘤一定要让她把下旬要给我的生日贺文写!出!来!要是能天天私信轰炸她的LOFTER催促就更好了【对不起轮子我知道你什么都没看见】

评论
热度(166)

© 窗帘_ | Powered by LOFTER